擬音在電影發展進程中貢獻良多,現在由 Daniel Dylan Wray 帶你一一探討。

名詞:指於電影後期製作中加入預先錄製的聲音效果。

製作經典科幻電影《E.T.》時,導演史提芬·史匹堡希望設計一個獨特的聲效,以配合 E.T. 移動時的聲音。他請聲音設計師 Joan Rowe 捕捉一種「能展現流動性和親和力」的聲音。最後,Joan 在超級市場遊走時,發現一種不常聽見,卻十分合適的聲音。就是包裝豬肝被人移動時的聲音,她形容為「令人愉悅」的聲音。因為 Joan 經常來到超級市場,很快人們都認得她,並得到「聆聽豬肝的小姐」這綽號。最後,Joan 結合了豬肝移動的聲音、啫喱和濕毛巾的磨擦聲和爆谷在袋子裹的聲音,錄製出 E.T. 移動時的聲音。基本上,你每次從熒幕看見 E.T. 移動,就等於聽到有人從超級市場貨架拿下貨品。

擬音是錄製聲音去配合畫面的過程,例如是腳步聲、風聲和敲門聲。在電影史中,出現了很多獨特創新的擬音方法。《未來戰士續集》用了很多實驗性擬音。像在電影開始一幕,我們看著冰冷堅硬的機械腳,踐踏著人類頭骨前行。到底頭骨的粉碎聲用了甚麼擬音?原來是開心果。另外一幕,由流體金屬組成的變形殺手機械人 T-1000 遭子彈擊中。子彈擊中 T-1000 時的聲音,其實是把空玻璃樽扔進裝滿乳酪的桶子。而 T-1000 一邊變形,一邊穿過籠牢的聲音,就是把狗糧從罐頭倒出來的聲音。

擬音奇妙的起源

擬音的英文是 foley, 源自著名配音師 Jack Foley。當時正值由默劇進入有聲電影的時代,環球影業邀請 Foley 協助把電影《Show Boat》編成音樂劇。由於當時咪高峰只能收錄對話,Foley 需要在後製期間,加入額外聲軌作背景聲音。很多他當時使用的擬音技巧至今仍然廣為使用,例如準備多款鞋子以捕捉不同的腳步聲,以及用不同布料模仿衣物磨擦的聲音。其他流傳下來的常用擬音手法,包括將核桃放在玻璃杯中模擬冰塊的聲音,這樣就不怕錄音時像冰塊般溶掉;用一雙手套模仿雀鳥的拍翼聲;還有搓揉玻璃紙模仿烈火的聲音。

如果你有看《Stranger Things》第一季,想必覺得擬音很出色,甚至能令你深深陷入劇中世界,緊張得透不過氣來。”

擬音師的工作很多元化。Ruth Sullivan 擔任擬音師已有數十年,曾參與多齣人氣電影和電視劇,包括史丹利·寇比力克的最後作品《Eyes Wide Shut》、Danny Boyle 的《28 Days Later》、《Killing Eve》、《Peaky Blinders》等。Sullivan 說:「擬音工作經常牽涉腳步聲和衣服磨擦聲,但也需要錄製特殊場景的特別聲音。現在我的工作範圍很廣,有時需要捕捉香檳的氣泡聲,甚至鯊魚和海龜游弋時的划水聲。」

當聲音效果在電影、電視劇和電子遊戲中越趨重要,擬音扮演的角色也隨之演進。Sullivan 表示:「時至今天,技術進步使聲音製作更加細膩,觀眾亦都期望聽到更多細節,以配合畫面發生的一齊。這就如雞與雞蛋的道理,我們做得更多,觀眾期望就相應提高。」

擬音師的工作很多元化。Ruth Sullivan 擔任擬音師已有數十年,曾參與多齣人氣電影和電視劇,包括史丹利·寇比力克的最後作品《Eyes Wide Shut》、Danny Boyle 的《28 Days Later》、《Killing Eve》、《Peaky Blinders》等。Sullivan 說:「擬音工作經常牽涉腳步聲和衣服磨擦聲,但也需要錄製特殊場景的特別聲音。現在我的工作範圍很廣,有時需要捕捉香檳的氣泡聲,甚至鯊魚和海龜游弋時的划水聲。」

當聲音效果在電影、電視劇和電子遊戲中越趨重要,擬音扮演的角色也隨之演進。Sullivan 表示:「時至今天,技術進步使聲音製作更加細膩,觀眾亦都期望聽到更多細節,以配合畫面發生的一齊。這就如雞與雞蛋的道理,我們做得更多,觀眾期望就相應提高。」

擬音師的工作很多元化。Ruth Sullivan 擔任擬音師已有數十年,曾參與多齣人氣電影和電視劇,包括史丹利·寇比力克的最後作品《Eyes Wide Shut》、Danny Boyle 的《28 Days Later》、《Killing Eve》、《Peaky Blinders》等。Sullivan 說:「擬音工作經常牽涉腳步聲和衣服磨擦聲,但也需要錄製特殊場景的特別聲音。現在我的工作範圍很廣,有時需要捕捉香檳的氣泡聲,甚至鯊魚和海龜游弋時的划水聲。」

當聲音效果在電影、電視劇和電子遊戲中越趨重要,擬音扮演的角色也隨之演進。Sullivan 表示:「時至今天,技術進步使聲音製作更加細膩,觀眾亦都期望聽到更多細節,以配合畫面發生的一齊。這就如雞與雞蛋的道理,我們做得更多,觀眾期望就相應提高。」

不斷進步的擬音技術

隨著擬音技術越趨進步,聲音設計、擬音和配樂的角色無可避免地相互重疊。而擬音在最終混音版本中,經常與聲音設計融合在一起。Sullivan 說:「擬音技術和觀眾期望一直都在變,我們在《Killing Eve》加強了聲音效果,展現極致細節。如果你有看《Stranger Things》第一季,想必覺得擬音很出色,甚至能令你深深陷入劇中世界,緊張得透不過氣來。這也是《Killing Eve》所展現的多層次聲音,讓你猶如置身場景中。現在,我們會利用擬音營造氛圍,與我剛入行時相比,改變真的很大。」

擬音令人從新角度細聽四周的聲音,當你下次餵飼愛犬時,可能會覺得那種聲音再不一樣。”

擬音、聲音設計和配樂現在常常共冶一爐,最好的例子就是 Peter Strickland 在 2012 年的電影作品《Berberian Sound Studio》。戲中,Toby Jones 飾演一齣意大利恐怖片的聲音設計師,負責恐怖場面的擬音和聲音設計。過程中展現了擬音師的現實工作寫照,以水果和蔬菜模擬人類肉體各種聲音,例如劈開蘿蔔和椰菜、燒紅平底鍋,預告一場酷刑將會上演。

Perhaps the most arresting example of a film that places foley, sound design and soundtrack as one overlapping creative experiment is Peter Strickland’s 2012 film Berberian Sound Studio. The film features Toby Jones playing a sound artist for an Italian horror film, tasked with creating foley and sound design for the disturbing scenes. This, then, is real life foley work in action: fruit and veg stands in for human flesh with radishes snapped, cabbages hacked and stabbed, while the hiss of oil in a frying pan becomes a red-hot poker shoved somewhere unpleasant.

擬音、聲音設計和配樂現在常常共冶一爐,最好的例子就是 Peter Strickland 在 2012 年的電影作品《Berberian Sound Studio》。戲中,Toby Jones 飾演一齣意大利恐怖片的聲音設計師,負責恐怖場面的擬音和聲音設計。過程中展現了擬音師的現實工作寫照,以水果和蔬菜模擬人類肉體各種聲音,例如劈開蘿蔔和椰菜、燒紅平底鍋,預告一場酷刑將會上演。

Perhaps the most arresting example of a film that places foley, sound design and soundtrack as one overlapping creative experiment is Peter Strickland’s 2012 film Berberian Sound Studio. The film features Toby Jones playing a sound artist for an Italian horror film, tasked with creating foley and sound design for the disturbing scenes. This, then, is real life foley work in action: fruit and veg stands in for human flesh with radishes snapped, cabbages hacked and stabbed, while the hiss of oil in a frying pan becomes a red-hot poker shoved somewhere unpleasant.

擬音師和聲音工程師在錄音室工作

Perhaps the most arresting example of a film that places foley, sound design and soundtrack as one overlapping creative experiment is Peter Strickland’s 2012 film Berberian Sound Studio. The film features Toby Jones playing a sound artist for an Italian horror film, tasked with creating foley and sound design for the disturbing scenes. This, then, is real life foley work in action: fruit and veg stands in for human flesh with radishes snapped, cabbages hacked and stabbed, while the hiss of oil in a frying pan becomes a red-hot poker shoved somewhere unpleasant.

擬音、聲音設計和配樂現在常常共冶一爐,最好的例子就是 Peter Strickland 在 2012 年的電影作品《Berberian Sound Studio》。戲中,Toby Jones 飾演一齣意大利恐怖片的聲音設計師,負責恐怖場面的擬音和聲音設計。過程中展現了擬音師的現實工作寫照,以水果和蔬菜模擬人類肉體各種聲音,例如劈開蘿蔔和椰菜、燒紅平底鍋,預告一場酷刑將會上演。

導演也用了實驗樂隊 Broadcast 詭異的歌曲為配音,再與上述的擬音結合在一起。Strickland 說:「我希望這齣戲能展現通常隱藏在鏡頭背後的製作過程,使其成為電影的一部分。」結果,《Berberian Sound Studio》不但揭示經常遭人忽略的擬音,還讓更多人認識現今電影製作中,擬音、聲音設計和配樂如何互相交織。諷刺地,即使電影主題是擬音,但有些聲音仍需要經擬音重現。其中一幕,鏡頭拍攝西瓜被劈開,模仿嚴重的人體傷勢。不過,西瓜碎裂的聲音仍然未達效果,擬音師遂於濕布中加入木碎,呈現碎裂、輾壓的聲音。另一個經典的擬音例子,是《Monty Python》中,以椰殼互碰的聲響模仿馬蹄聲。

KEF 家庭影院系統讓你全面感受擬音的魔力,喚醒你的感官去投入電影、電視劇、電子遊戲,甚至電台的世界。擬音令人從新角度細聽四周的聲音,當你下次餵飼愛犬時,可能會覺得那種聲音再不一樣。

導演也用了實驗樂隊 Broadcast 詭異的歌曲為配音,再與上述的擬音結合在一起。Strickland 說:「我希望這齣戲能展現通常隱藏在鏡頭背後的製作過程,使其成為電影的一部分。」結果,《Berberian Sound Studio》不但揭示經常遭人忽略的擬音,還讓更多人認識現今電影製作中,擬音、聲音設計和配樂如何互相交織。諷刺地,即使電影主題是擬音,但有些聲音仍需要經擬音重現。其中一幕,鏡頭拍攝西瓜被劈開,模仿嚴重的人體傷勢。不過,西瓜碎裂的聲音仍然未達效果,擬音師遂於濕布中加入木碎,呈現碎裂、輾壓的聲音。另一個經典的擬音例子,是《Monty Python》中,以椰殼互碰的聲響模仿馬蹄聲。

KEF 家庭影院系統讓你全面感受擬音的魔力,喚醒你的感官去投入電影、電視劇、電子遊戲,甚至電台的世界。擬音令人從新角度細聽四周的聲音,當你下次餵飼愛犬時,可能會覺得那種聲音再不一樣。

 

Daniel Dylan Wray 是音樂和文化自由作家,居於英國錫菲。

他曾為《衛報》、《VICE》、《Pitchfork》、《Uncut》、《Bandcamp》、《Huck》、《The Quietus》、《Loud & Quiet》等媒體執筆。

聲音詞典